御酒

懒癌晚期,同人手稿脑洞一堆,只是不想打字……

谁说alpha不能和alpha在一起【上】

*大三角,轰出+胜出

*三人都是A设定

 

01

爆豪讨厌他的幼驯染绿谷出久。

有多讨厌?

有多期待他分化成O就有多讨厌绿谷这个弱鸡A

 

02

绿谷的信息素可以说是A班的学生中最温柔的味道了。

那是梅雨的气味。

并非指夏日总是阴沉,绵绵不绝令人心生厌烦的梅雨季节,而是梅子成熟的时候倏忽下的一场小雨。香甜清新的梅子伴随着湿润却不郁闷的雨,温和而包容的气味。

随着本人的情绪变化,信息素有时也会有轻微的变化。但是绿谷的信息素,就算他在生气,温柔的气味也不会变得太过具有侵略感,是一种非常温柔独特的香味。

“小久的信息素很好闻呢,”丽日一脸沉醉,“我最喜欢小久的信息素了!”她天然的说道。

原本吵闹的班级突然安静了,所有人都有种猝不及防吃到狗粮的感觉。

反应过来的两个当事人一同面红耳赤的僵住了。

 

03

   绝不应该出现在夏天的寒冰伴随剧烈的爆破声与黑烟,以绝佳的角度从教室里撞了出去,犹如祭典上燃放的验货,脆弱又绚烂的花朵在夜空倾泻的姿态。而爆豪的课桌自Omega们的发情期的到来,第五次被一点都不爱惜它的主人再次炸成了一堆焦炭。

   面无表情的轰先打破了寂静,“抱歉,失手。”

   上鸣/濑吕/切岛:为什么突然失手啊?!

   余下爆豪面对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的众人暴跳如雷,“看什么看!我也失手了不行吗??!!”

   上鸣/濑吕/切岛:所以说你们到底在失手什么啊??!!

   一脸惊恐茫然的绿谷出久听了两人的解释以后恍然大悟:轰君和小胜……难不成是在为丽日同学吃醋?(友情提示:丽日是O)

   看着面无表情但明显不虞的轰和暴躁的幼驯染,绿谷有种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的沉重感。

   走进教室准备上课的相泽看着教室内的惨状,一脸冷漠,“你们还是精力太旺盛了是吧,爆豪,轰你们这个星期作业翻倍,等下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

04

最后爆豪是跟绿谷坐在一起上课的,期间轰表示了强烈的愿意把书借给爆豪,自己跟绿谷同看一本书,或者让爆豪跟他坐一起,他愿意发挥友好互助精神,被爆豪彻底的无视了,径直地搬着椅子坐到了绿谷旁边。

轰‘失手’折断了一支笔。

 

05

绿谷细致工整的在笔记本上做着笔记,课本平摊在两人的手臂之间,似乎拉近着两人的关系。

啧,废久就是废久。爆豪不爽的看着低头做笔记的绿谷,用指腹不耐的敲打着桌面,这些东西还要做笔记,随便翻下书不就懂了吗。身旁那个alpha的信息素在鼻尖萦绕,跟本人一样死皮赖脸的挥之不去,爆豪很郁闷。这种破味道,要是说是哪个beta的还有可能,甚至你说是个omega的爆豪也信,但是偏偏这是废久的味道,一个alpha的味道!开什么玩笑!

爆豪用余光盯着绿谷的侧颜看个不停,不爽的很。这么长的眼睫毛,脸还又圆又蠢,偏偏上天就是不公平的让爆豪心目中的omega新娘变成了alpha金刚芭比。

绿谷的脑袋动了一下,爆豪迅速把余光收好,假装刚才一直盯着人家看,还暗自腹诽他的人不是自己。绿谷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他一眼,像只害怕的兔子,然后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了什么东西,怯怯地放到中间。

遍布伤痕的手印在洁白的本子上,让爆豪心里有点微妙的难受与心疚。好在绿谷很快地缩回手,爆豪睨视了一下紧张的绿谷想,心里头有点高兴,瞟了一眼讲着课的相泽和死死地盯着他的轰,他故意凑到绿谷耳边,警惕地防着相泽回头“敢跟我搭话,胆子变大了嘛,废久!”

宛如情人耳语般的暧昧气浪扑打着小巧玲珑的耳廓,绿谷不适的缩了缩脖子,耳朵敏感的反馈着幼驯染的鼻息,羞怯的耳根悄悄攀上湿润通透的赤色。

真敏感。爆豪看着眼前那只小巧泛红的耳朵,有些鬼使神差的舔了舔干得要命的嘴唇。

卧槽!爆豪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情,喉咙预备发出脏话,看到相泽又憋屈的咽了回去,在心里大吼。他刚刚跟个傻逼色情狂一样饥渴的舔嘴唇干毛啊!爆豪愤怒地将自己重重的塞回进椅子。

椅子刺耳尖锐地呻吟引起了A班同学的注目,大家意料之中的看着绿谷战战兢兢,而爆豪一脸不爽。

在黑板上板书着的相泽,头也不回,手上一个用力把粉笔折成两截,将其中一截精确无误地砸到了爆豪头上。爆豪没忍住,“操!”

相泽写好函数式,幽幽道,“不要搞事,爆豪。”然后继续讲课。目睹了爆豪为什么会发出声音的轰折断了第二支笔,考虑着要不要找个时间把爆豪打死。

爆豪转过头,用杀人的眼光瞪着绿谷。绿谷有些委屈,爆豪出奇意料的没再放狠话,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下。他拿起本子看,绿谷在上面问了他一道题,还在旁边画了个蠢到死的笑脸。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不出,废久。爆豪在本子上用力地写下答题的方法,咬牙切齿的样子,让绿谷很怕他突然把本子炸掉。

爆豪很快就写完了,不屑地扔回中间。绿谷拿起来一看,嚯,是对的。他用敬佩憧憬的眼神看着爆豪,爆豪又哼了一下,脑袋一撇,用手撑着下巴,只是在指缝间漏出不起眼的笑意。

坐在后面目睹了全过程的濑吕觉得很困扰:好想举报有人在课上谈恋爱。

而轰,一节课‘失手’折断了5支笔。

 

06

   绿谷遇到过一次omega在街道上发情。

   那真是一场灾难。

 

07

   当轰赶到的时候,绿谷正躺在地上教那个发情的Omega深呼吸,以此控制发情的欲望。

   轰私底下表示很遗憾绿谷没有被诱发发情期。

   最后全班都知道了绿谷在Omega发情期的时候教别人深呼吸控制发情,那天A班看到每一个Omega都会发笑。


评论(5)
热度(300)
©御酒 | Powered by LOFTER